放手让孩子游戏,难在哪儿

“他们都不想回到过去了。”听着园长、教师们滔滔不绝地诉说这两年孩子自主了、教师幸福了、家长认可了,山东省临沂市教育局副局长伊永贵无比欣慰。

一切要从2018年说起。

这一年,临沂幼教人迎来了一个重要的机会:华爱华、程学琴、梁慧娟、徐则民等专家以及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官员,悉数来到临沂。随后,6所幼儿园入选教育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流动儿童学前教育质量提升项目试点园。“从此,临沂学前教育以‘自主游戏’为切入点、老师放手观察孩子为重点,开启了教育观念与教育实践的变革。”临沂市教育局局长陈海玲说。

看着教师们脸上幸福的表情,记者被感染之余,疑问也浮上心头:随着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成为共识,自主、放手按说已成为幼儿教师信奉并践行的教育哲学,可为什么项目来了才能带动理念落地?教师放手让孩子自主游戏,到底难在哪儿?

理念都懂,一用就蒙:教师的手为何放不开

到兰山区半程镇任家庄幼儿园跟岗的第一天,新教师张沐兮就被孩子们拒绝了好几次。看到孩子拿着游戏材料向她走来,张沐兮想顺手接过去,孩子小脸一扭:“不用,我自己可以。”户外活动时,一个孩子在用沙土做蛋糕,张沐兮递给他一个碟子。孩子坚定地说:“我自己找,我需要一个像小花一样的盘子。”

张沐兮的故事,让更多教师产生了共鸣。他们告诉记者,回头看之前的活动,多少都带有高控痕迹。比如区域活动人数有明确规定,户外活动时让孩子围成一个圈……

但当被问及自主、放手这些理念,教师们又都说自己听过,也都认可。

为什么教师们理念上接受了自主、放手,但实践中又做不到呢?

“我们以前不相信孩子。不相信他们能照顾自己,不相信他们能自己玩出名堂……”教师们的回答出奇地一致。

“没有具体事实向教师证明,孩子是有能力的主动学习者。”项目专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华爱华认为,教师们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上的惰性,总认为自己要教给孩子东西。

项目落地后,指导专家要求试点园教师必须放手。尽管有疑问,尽管很担心,但教师们还是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

在罗庄区教育实验幼儿园,放手是从一个大班开始的。教师程素华告诉记者,最初发现孩子在活动中遇到困难,自己很多次有冲动想帮忙,但还是控制住了。她形容自己是“左手握着右手,牙齿咬着舌头”。

看到孩子们自由奔跑、开心畅快的样子,程素华突然意识到,“这才是孩子该有的样子”。“就是这种最真实的感受,触发了教师们放手的愿望。”罗庄区教育实验幼儿园园长曹玲发现,亲眼看到孩子是有能力的学习者之后,教师们才真正认同了“放手”理念。

这也印证了项目专家天津师范大学副教授梁慧娟的说法:“任何教育理念,要转化为教育实践,都要历经多个环节。其中的关键环节,是实践。只有去实践,教师才能发现自己对理念的真正理解是什么。”

从茫然到焦虑:放手后教师怎么办

罗庄区街道实验幼儿园教师徐妍,一直留着一张照片,照片的画面是一片狼藉的鞋盒。每次看到它,徐妍都会想起开展自主游戏之初的挫败感。因为没有任何准备,放手后孩子就“造反”了,把游戏材料扔得满地都是。

徐妍的经历,也是参与项目的教师们最初共同的困惑。好不容易克服了惯性,放开了手,教师们却发现失去了自己的“阵地”。

“茫然,不安,担心,害怕……”罗庄区教体局学前科科长李红,用一大串词语形容放手后教师们的无措。

教师们其实明白,放手后要观察孩子。“可真实情况是,孩子满院子都是,根本不知道怎么观察。”罗庄区教育实验幼儿园副园长高巍记得,当时拍了一个孩子的游戏视频,看了很多遍也没看出名堂,只看到孩子一次次从梯子上往下跳。

“孩子重复行为背后到底有没有发展?”华爱华并没有直接给答案。带着疑问,高巍与教师们又反复看视频,反复研讨,终于发现,看似重复的行为,实则有变化。孩子一开始往下跳时很犹豫,在梯子上停留的时间很长,但越往后,越自如,停留的时间越短。

可正当教师们觉得看出点儿门道了,他们又惊讶地发现,自己跟不上孩子的节奏了。

“孩子的创意超出了老师们的想象。”兰山区兰山街道宋王庄社区幼儿园园长刘霞发现,孩子们用积木搭一条线,再到一个面,再组合成复杂图形,还能创编故事,这样复杂的过程是教师想不到的。

为了有能力支持孩子,教师们意识到,只能不断学习、教研,提升专业水平。聚焦实践中真实问题的教研,就这样诞生了。

比如,有段时间,程素华发现,孩子突然对热衷的积木搭建不感兴趣了,转而开始在校园里东走西逛。怎么回事呢?教研时,教师们分析了可能影响孩子游戏行为的所有因素,最后才意识到,是玩具柜换了位置,孩子取材料不方便了。柜子移回原位后,孩子果然又投入游戏了。

“就是在解决这些具体问题的过程中,我们慢慢改变了儿童观。”兰山区半程镇中心幼儿园教师薛超发现,现在遇到问题,教师们首先想的就是孩子的意见。

“放手促使教师去观察孩子,看不懂的时候,带着问题教研。从放手到教师心理及教研方式改变,这是必然发生的过程。”华爱华说。

幼儿园主动求变:教育生态改变了

兰山区教体局学前办副主任张晓燕发现,这两年,任家庄幼儿园教师黄小静的朋友圈变得非常“专一”,每天除了分享孩子的表现,再无其他。大家甚至给她起了个外号“黄老邪”,因为她对工作太痴迷了。

“开展自主游戏后,我真正找到了职业幸福感。”黄小静告诉记者,她的班级曾有一个特殊孩子,在自主游戏的宽松环境中,孩子第一次叫出了“爸爸”,甚至学会了主动帮助别人。孩子的变化,让黄小静兴奋不已。

临沂商城实验学校幼儿园园长王丽萍明显意识到,自主游戏后,教师们的师德明显提升了,他们学会了欣赏孩子、倾听孩子,就连以前他们认为的“熊孩子”也变可爱了。

教师变了,孩子其实也变了。

现在,孩子游戏后画游戏故事,制订下一步计划,已成常态。但项目开始时,教师们发现孩子的行为充满了“试探”。他们会故意躺在地上,看老师管不管;会离老师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看老师会不会制止自己……

“教师控制惯了,孩子就不敢随便玩,就显得木讷。”华爱华认为,只有教师真正放权给孩子,他们的灵性才能被激发出来。

自主游戏带来的变化,也吸引了一些幼儿园主动求变,教育生态在悄悄改变。

2019年,在一次观摩活动中,看到孩子自主、开心地玩游戏,兰山工业园区庙岭幼儿园园长密淑群突然意识到:“这就是我想给孩子的学前教育。”

作为民办园,尽管资金短缺,尽管担心改变会影响招生,密淑群还是开始主动求变。投资买材料,组织教师教研……令密淑群没想到的是,开展自主游戏后,家长开始主动帮忙招生,现在幼儿园有290多个孩子,为历史最高。

《》2021年05月09日第1版 

放手让孩子游戏,难在哪儿http://www.yywgx.com/zhihuishu/4342.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zhihuishu/4342.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