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欣科技西汉的改革开放:权力与金钱的较量

★成为小炒特别读者:

点击上方「小炒说」→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汉承秦制,是一个历史公论,但汉没有二世而亡,这也是事实。秦汉的相同选择与不同命运,有各种历史解释,小炒为大家提供另外一个角度:商业。

秦制强调“重农抑商”“利出一孔”,但西汉在开国初年为商业开了一道口子,才使得西汉这辆列车并没有完全行驶在秦朝的轨道上。

而围绕商业的发展,西汉朝廷为了维护固有的权力体制,在防范金钱的渗透上暗潮涌动。

1

刘邦的偶像

刘邦与嬴政只相差3岁,作为嬴政的铁粉,刘邦建立西汉之后,致力于恢复秦朝的统治,将嬴政的不世之伟业传承下去。

秦制的核心,用两个字来概括:耕战。

耕,不仅是权利,更是义务,每个人生来就得种地纳粮,在具体管理上,就是管人和管田,管人就是编户齐民,每个人都在户籍上都有一个坐标位置,作为被公权力随时调用的一颗螺丝钉;管田就是土地集约化管理,每亩田都是土地册的一个数字,作为被公权力随时征用的税收资源。

因此,在经济政策上,重农抑商是秦制的标配。很简单,商人和商业是流动的、活跃的,古人没法管理。

战,就是作战,这是社会唯一的阶级上升通道和价值判断标准,唯有“战”,才能军功授爵,才能得到更多的土地。这个“战”,并不必然指战争,一切国家组织的社会总动员,都可以称之为广义上的“战”。

因此,利出一孔同样是秦制的标配。这个唯一的“孔”,表面看是田,实际上是战,本质上就是权力。因为作战只有国家才能组织,那么,社会的奖惩就是权力说了算。所以,秦制政权自然对商业严防死守,商业可以由民间自发组织,脱离了权力的控制。

即便秦制政权发展商业,也是权力牢牢控制着商业资源,目的也是确保利出一孔,这个“孔”,就是权力。

润欣科技西汉的改革开放:权力与金钱的较量

刘邦是靠着秦制打败项羽夺得天下的(刘邦的王朝之路:摸着秦国过河),在刘邦看来,秦二世而亡的原因,并不在秦制,而在于秦朝没有“自己人”,缺乏牢固的统治集团。他并不需要改革秦制,只需凝固一群围绕在皇室周围的强有力的利益集团。

所以,刘邦建立西汉时,首先要做的,就是大规模地按军功行赏。《汉书·高帝本纪》记载:

(高帝十二年)三月,诏曰:“吾立为天子,帝有天下,十二年于今矣。与天下之豪士贤大夫共定天下,同安辑之。其有功者上致之王,次为列侯,下乃食邑。而重臣之亲,或为列侯,皆令自置吏,得赋敛,女子公主。为列侯食邑者,皆佩之印,赐大第室。吏二千石,徙之长安,受小第室。入蜀、汉定三秦者,皆世世复。吾于天下贤士功臣,可谓亡负矣。其有不义背天子擅起兵者,与天下共伐诛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这封诏书翻译过来就是,我刘邦与各位一起打江山、守江山。有大功者封王,差一点的封侯,再差一点的也有封地。跟着我入蜀又打回三秦的老兄弟,则世代免税负。天下有不满者造反,大家一起剿灭他。反正枪杆子出政权,大不了再打一次。

以上这些属于刘邦的嫡系,最根正苗红的特权集团,总人数1万多。

润欣科技西汉的改革开放:权力与金钱的较量

那些跟随他打江山的普通军人,也有封赏。《汉书·高帝本纪》有记载:

(高帝五年)诏曰:“军吏卒会赦,甚亡罪而亡爵及不满大夫者,皆赐爵为大夫。”

所有汉军都被赐“大夫”爵位,成为了小地主。

这些小地主有多少人呢?垓下之战,汉军就有60万人。

以上就是汉帝国所有的特权集团和统治基础,平均以“五口之家”来算,至少300万人,占全国总人口的15%左右。他们被授予了3亿亩耕地,占西汉末年全国总耕地的38%,但是汉初的耕地面积肯定少于汉末,也就是说,比例很可能超过50%。

这就是立军功、封高官、赐田宅的秦朝模式,这也是秦朝所没有的庞大特权集团。他们是汉初社会的绝对中坚力量,更是稳定西汉帝国的绝对支持者。

所以,有人说西汉是平民化社会,你信吗?

为确保特权集团的利益和权力不受损,刘邦自然坚持了重农抑商和利出一孔的基本国策。

关于刘邦对商人的打压,《史记·平准书》有记载:

“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

关于利出一孔,《汉书·高帝本纪》记载刘邦登基之初的政策:

“且法以有功劳行田宅,今小吏未尝从军者多满,而有功者顾不得,背公立私,守尉长吏教训甚不善。”

翻译过来就是,法律规定按军功执行授田,但现在有些人不曾参军能多得田,有军功这反而得不到田,这是背公徇私,有关部门没有把工作做好。

刘邦在弥留之际,在“白马之盟”中又特意强调了利出一孔,《史记》和《资治通鉴》均有记载:

“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若无功上所不置而侯者,天下共诛之。”

翻译过来就是,没有军功而封侯者,天下共诛之。

刘邦在位8年,诛灭异姓王、打匈奴,几乎年年征战,秦制的耕战模式得以延续下去。

公元前195年,刘邦说完“白马之盟”的政治遗嘱,便溘然长逝。

按照秦朝13年的寿命来看,西汉马上就要来到政权的“最危险时期”了。

2

吕后的新经济政策

《史记·平淮书》记载:

“天下已平,高祖乃令贾人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孝惠、高后时,为天下初定,复弛商贾之律,然市井之孙亦不得仕宦为吏。“

这一段话,很明显地表明了吕后与刘邦对待商业截然不同的政策。

为什么吕后要一改高祖的商业政策呢?难道她不担心商业会冲击现有权力结构吗?

吕后这么做的原因,恰恰是为了维护皇室权力,而不是改变它。因为政治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

润欣科技西汉的改革开放:权力与金钱的较量http://www.yywgx.com/resou/5461.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resou/5461.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