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 | 垃圾分类一年,以前手忙脚乱现在有“肌肉记忆”

调查 | 垃圾分类一年,以前手忙脚乱现在有“肌肉记忆”

从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的有条不紊,他们在一次次的分类中积累着经验。

这些垃圾分类能手,除了把垃圾“分好分对”,有些已经适应了垃圾分类的居民,还在想办法减少生活垃圾的产出,做到“垃圾减量”。如果每个家庭都能少扔一点垃圾,加起来将会是一个庞大的节约数字。

垃圾分类 哪不懂咱就问

“以前一说垃圾分类,总觉得难度挺大,现在分了一年,发现也没什么难的。”家住东城区泡子河西巷的居民韦智辉,是胡同里长起来的老北京。因为平房面积小,他以前在家里只放了一个垃圾袋,什么都往里边扔。从去年5月1日开始,韦智辉在家里新添了一个厨余垃圾桶,把不同垃圾分类投放,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

调查 | 垃圾分类一年,以前手忙脚乱现在有“肌肉记忆”

“你看,灶台边上挂着的那个就是厨余桶。”正说着,韦智辉把客厅桌子上吃剩的花生壳倒进桶里。放在以前,这些垃圾他会随手扔在客厅的垃圾袋里。可现在,那个垃圾袋只负责装其他垃圾,要想扔厨余垃圾,他必须多走几步。

在韦智辉看来,平房区居民参与垃圾分类的最大困难,是家里地方不够。他家厨房一边是灶台,一边是洗手池和放锅碗瓢盆的架子,中间的过道将将有一人宽,转身都有些费劲。要是在过道摆一个垃圾桶,在厨房里走动就要时刻注意脚下,否则很容易踢着绊着。考虑到这个问题,他家所属的站东社区给居民们发放了一种壁挂式的垃圾桶。把垃圾桶挂在灶台旁边,做饭时有了厨余垃圾顺手就能扔进去,还省了不少空间,问题一下子就解决了。

今年52岁的韦智辉,是泡子河西巷的小巷管家。从去年5月开始,他肩负起了向胡同另外十几户居民宣传垃圾分类的任务。想教别人,自己得先搞明白。近一年以来,他遇到任何垃圾分类的困惑都会向社区请教,而社工也解答了他不少疑问。“比如吃剩的骨头,为什么小骨头算厨余,大骨头就不算?后来我知道,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处理方式不一样,骨头如果块太大,容易把处理设备给弄坏,所以不能算厨余。”

一年前还是“新手上路”的韦智辉,现如今对于垃圾分类已经轻车熟路。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该往哪里扔,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不会出现扔错的情况。在泡子河西巷巷口,原先只有一个不分类的灰桶,新条例实施后,变成了绿灰蓝三色桶。每次外出扔厨余垃圾时,韦智辉也会按照宣传要求进行“裸投”,先把袋子里的厨余垃圾倒进绿桶,再把垃圾袋投到灰桶里。至于可回收物,因为家里实在地方有限,韦智辉很少会批量保存纸箱子或塑料瓶,每次都是在遛弯时就顺手扔到蓝桶里。

旧物置换 避免浪费又物尽其用

和韦智辉一样,家住大兴枣园尚城的张子怡也是从去年5月开始慢慢养成的垃圾分类习惯。她还记得,当时小区里各处都贴着垃圾分类的图解和广告,社区和物业也一直在做着宣传。“宣传力度这么大,自己不分都有些不好意思。”

今年21岁的张子怡,接受新事物的能力很强,很快就摸清了垃圾分类的门道。在她看来,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都比较好处理,分类之后扔到垃圾桶便是。但家里的旧衣服、旧玩具等旧物,却有点让人犯难。说它们是垃圾,又远远没到必须要扔的地步。摆在二手平台上卖,却也总是无人问津。

就在小张为难的时候,小区里新修的一个“旧物置换市场”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个市场就修在小区大门的旁边,里面摆了一排玻璃展示柜。物业表示,居民们可以把旧物捐出来放进柜子里,如果看上了柜子里的东西,也可以用自己家的旧物来换。

调查 | 垃圾分类一年,以前手忙脚乱现在有“肌肉记忆”

旧物市场是去年9月修建的,没到一个月,展示柜里的东西就逐渐多了起来。小张惊喜地发现,其他居民放在这里的东西,有些成色还非常新,完全可以再用。她给自己挑了一个八音盒,给家里老人挑了一个手电筒,都是用家里的旧物换来的。

自从市场建好之后,小张没事就会来遛两圈“看看货”。市场每周日才会开放兑换,小张往往在前几天就瞄准了这周的目标,并提前在家准备好了用来换的旧物。小张的姐姐刚刚生了小孩,小张也特别留意了市场里适合小孩的用具。几个月的时间里,她换了婴儿衣物、书本和玩具,甚至还换了一款名牌婴儿车。换婴儿车之前,小张还特意检查了半天,确认没有质量问题。“可能就是小孩长得太快了,用不上了才放到这里。”

调查 | 垃圾分类一年,以前手忙脚乱现在有“肌肉记忆”http://www.yywgx.com/resou/3148.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resou/3148.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