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网址导航熬过“上门难”又有“抢单难”家政复工要过几道关

疫情下家政业一度“停摆”,让很多年轻妈妈无所适从。一个“解救”职场妈妈和家政从业人员的措施近日出台:5月1日,《上海市家政服务条例》正式实施,鼓励发展员工制家政服务机构,培养家政服务专业人才;符合条件的家政员可落户,可纳入公租房保障范围……

家政行业当前处境如何?阿姨上门难的问题缓解了吗?

个别小区阿姨仍“上门难”

一道门槛,疫情期间拦住了千万家政阿姨。3月初,一些家政公司复工,一些阿姨从外地归来,结束隔离期之后,本以为可以“复产”,但小区“不让进”,顾客只能在家“干着急”。

随着一些地区下调疫情风险等级,阿姨上门难的情况逐渐改善。登记、展示健康码、测温……在一些地区只需完成这些步骤,家政阿姨就可以进入小区。

然而,个别小区阿姨上门难的问题仍未解决。4月28日,上海一家家政公司负责人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4月27日,因为该公司办公地点在小区内,阿姨想要到公司应聘,却被拦在小区之外。

“往年这个时候,雇主打电话来询问的很多,很好接单。”来自湖北宜昌的赵贤菊是一名育婴师,好不容易盼来宜昌“解封”,准备重返上海打工,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依然没有接到入户订单。赵贤菊表示,今年很难接到新单,她认识的育婴师都是在旧雇主家接着工作。

赵贤菊从事家政行业8年了,她最近的一单做了3年,从孩子满月到孩子学会走路、说话,她一直细心照料。今年1月初,雇主家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赵贤菊也决定给自己放个假,过年回老家陪陪家人。

1月15日至今,接不到单的赵贤菊不得不待在老家。赵贤菊坦言,她用全部积蓄给要结婚的女儿买了新房,每个月2000元的房贷让没有收入的赵贤菊感到力不从心,“我只能向亲戚借钱还款。”

3月初,赵贤菊开始联系上海的家政公司找雇主,她也拜托之前的雇主帮忙询问。4月中旬,公司联系到一位各方面都合适的雇主,雇主对赵贤菊的技能、工作经历都很满意。但是雇主提出要把每月8000元的工资压低到6000元,赵贤菊心想现在工作不好找,只能答应了。

然而,就在几天前,雇主得知赵贤菊是湖北人,便告知赵贤菊自己有些担心,“先等一等再说”。

一个岗位七八个人“抢”

据商务部消息,截至3月末,家政行业的复工率达到40%。

一些阿姨仍待在老家观望,一些家政阿姨早早出来隔离,随时准备上岗。4月28日下午,在上海万帮家政公司现场,有十几个家政阿姨在等待工作,来自黑龙江的隋春芳就是其中之一,今年53岁的她在家政行业工作了3年。3月她来到上海,隔离期间的食宿费用,加上其他支出,已经花了3000元,“身上的钱快花完了”。她说,“一个月了,一单都没接到”。

“现在,出来一个岗位,七八个人争。”上海万帮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朱先生表示,每天公司有十多个阿姨“等活儿”是当下的常态。年前,一个岗位两三个人参与竞聘。今年,一位客户想要寻找一位阿姨,公司推荐了七八个阿姨,客户就像“选美”一样,对阿姨的籍贯、年龄、业务能力等综合评判后,再进行选择。隋春芳观察到,岁数在30~40岁的阿姨竞争力要强一些。

“另一个问题是工资非常低。”朱先生观察到,随着顾客对阿姨的需求量下降,导致阿姨的工资被压低,同样的岗位,相较于年前,月薪下降了1000~2000元左右。

阿姨的竞争压力加大的背后是家政行业面临严峻挑战。北京嘉和莲芳家政服务有限公司的吴小雨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一些家政公司的订单约为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他们情况较好,订单能够达到去年的六成。订单减少的原因,一方面是人们对疫情的担心,不敢让阿姨上门;另一方面,疫情期间,很多人都居家办公,需求在下降。

上海谢力家庭服务公司负责人谢占银指出,公司的订单是去年同期的60%左右,家政阿姨复工率在50%~60%,还有很多阿姨因为工作不好找没有出来。

谢占银表示,当前,在各类家政服务类别中,钟点工的处境最为艰难,相对于住家阿姨,她们去过的地方多,很多客户不放心。现在,很多阿姨一天只工作2~3个小时,很少有人工作7~8个小时。

与此同时,新人招聘仍在继续。谢占银指出,3月2日~4月28日,公司登记报名的阿姨约70人,其中,三分之一左右找到了工作,有的人还没活儿。有时临时来了一个工作,需要两个人,四五个阿姨同时应聘,为了公平起见,可能会用抓阄来决定谁上岗。

家政行业正加速“变革”

重庆网址导航熬过“上门难”又有“抢单难”家政复工要过几道关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jingxuan/180.html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