菏泽信息港牡丹茶座疫情期间一些青少年沉迷手游实名认证仍存漏洞

“快上线,一起来玩游戏。”“等我先回房间一趟,别被我妈发现了。”类似的对话已经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因疫情而延长的假期中,10岁的壮壮迷上了手机游戏,几乎每天都会在游戏上,花一两个小时。

壮壮是被邻居家12岁的诚诚带着“入坑”的。看到诚诚在游戏里“大杀四方”,他觉得“很刺激,很有意思”,甚至上网课、写作业的间歇也会玩上一把,或者用iPad看一会游戏主播的视频。而他们玩游戏所需的手机、社交账号,都来自自己的家长。

疫情期间,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进一步放大,过度消费等问题更加突出,有关消费纠纷与投诉也急剧增多。在社交平台、网络论坛上,经常能看到家长发帖吐槽自家孩子沉迷游戏。气愤、无奈之余,家长也在追问: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难以自拔,该怎么办?许多游戏、网络平台已经采用“青少年模式”,为何还是不管用?

疫情放大镜:青少年沉迷手机游戏,农村尤甚

上午最后一节网课一结束,壮壮的娱乐时间就到了。退出网课软件,他就打开了iPad上的“吃鸡”游戏。上网课、写作业、打游戏……不同的软件在屏幕上交替运行。

有时,壮壮还会约着小伙伴诚诚一起联网打游戏。壮壮原本对操作复杂的手机游戏一窍不通,但疫情期间被关在小区出不去,他和这个比他大两岁的邻居成了好朋友,也被他带着玩起了“吃鸡”游戏。

一周之内,段位从青铜升到黄金,壮壮很有成就感,越来越喜欢这款游戏,每天都在上面花费一两个小时。不过打游戏用的手机,是妈妈淘汰下来的旧手机;看游戏视频的iPad,是家里为他上网课而专门准备的……

疫情期间,类似的场景在许多家庭都会上演。有的孩子甚至借着上网课的名义,拿着父母的手机打游戏。一旦被发现,一场家庭批斗大会就将上演,甚至演化为“男女混合双打”。

相比壮壮这些城里孩子,农村地区许多青少年对网络游戏的沉迷程度可能更深。

中山大学博士生钟瑞春节返乡时注意到,农村地区有WiFi信号的地方是许多孩子的聚集地,他们抱着手机可以在信号范围内“厮杀”一下午。几个孩子抱着手机聚在一起时,“你打下路”“小心野区有人”等高频词就蹦了出来,游戏中达成最高等级的王者,往往可以赢得同伴羡慕的眼神。

在老家上初中的表弟告诉钟瑞,除了手机游戏,“其他活动都没意思”。面对家长的指责,不少农村孩子却教育父母:“游戏主播一年可以挣好几千万,一边打游戏一边挣钱”。

“手机游戏化已成为儿童成长中的地雷。”钟瑞说。苏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师刘成良曾调研广西、云南两省6个县市的多所学校,发现农村孩子已普遍人手一部手机,游戏是他们的最爱,“玩到停不下来”。有的学生会偷偷地把手机带到学校去玩,有的虽然没有手机,但是学校周边的商店竟然会赊账给这些学生买手机。当地农民告诉他:“在农村,被手机废掉的孩子有一大批。”

刘成良表示,农村地区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现象十分严重,疫情期间这类现象更加明显。“今年寒假时间特别长,孩子能玩的时间也会长很多,在家上网课也有更便利的条件(玩游戏)。”他颇为无奈地说。

防不胜防!网游实名认证在执行中存漏洞

事实上,对于青少年游戏沉迷问题,有关部门早有要求。2019年11月开始施行的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实行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制度,所有网络游戏用户均须使用有效身份信息方可进行游戏账号注册。但现实中往往防不胜防。

为畅快地玩游戏,壮壮颇费了一番周折。由于这款游戏接入了腾讯成长守护平台,对未成年人的使用时长有明确限制,还要求实名认证,他想了个办法绕开技术限制:在妈妈不用的旧手机上,下载安装游戏软件和微信App,设法拿到短信验证码后,登录妈妈的微信账号,再通过微信账号来注册、登录游戏账号。如此一来,游戏时长就几乎没了限制,游戏也无法判定壮壮的未成年人身份。

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关注到“绕开实名认证”的问题。该委员会在4月底发出一份关于未成年人网络游戏充值消费的警示,其中提及:根据消费者反映及对有关网络游戏企业的调查,部分网络游戏企业在实名认证设置中存在明显漏洞,用户可以通过默认手机号码、第三方平台授权、关联已注册过的其他游戏等方式进行登录,从而容易让未成年人使用成年人信息注册登录账号,使游戏时长、充值额度等防沉迷限制功能失去作用。

菏泽信息港牡丹茶座疫情期间一些青少年沉迷手游实名认证仍存漏洞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jingxuan/174.html

热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