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首次整体“负”增长 被疫情加速的数字化进程 银行业的2020不平凡!

  2020年,对于所有行业来说都是极其不寻常的一年,于业而言,更是如此。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冲击着整个银行业的经营环境:资产价格下行、资产质量恶化、资本内生能力减弱……商业银行需要在前所未有的复杂环境下跳出“舒适区”,寻找经济效益、风险暴露处置与服务实体之间的平衡。

  另一边,疫情也按下了数字化“加速键”,银行业都把拥抱金融科技作为主要战略方向,不论是主动出击或是被动防御,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赶上疾驰的“科技”高铁。

  展望2021年,银行经营依然将在“促让利”与“防风险”中取得平衡。在后疫情时代如何走出“生存危机”?是每一家银行都需要认真思考并回答的问题。

  1

  真的少赚了

  为应对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影响,监管部门今年7月表态“督促银行保持利润合理增长,做实利润、用好利润”、“及时填补拨备缺口,全面覆盖风险损失”。

  基于这一监管导向,银行业普遍加大拨备计提和不良资产核销力度,加之向实体经济让利等措施频频落地,银行增长受限。

  中报数据显示, 52家中国上市银行上半年实现9010.5亿元,同比减少9%,为史上首次出现整体性负增长。

  不过,随着国内经济加速复苏,银行业三季报出现回暖迹象,国有行、股份行归母净利润降幅较上半年全部收窄,上市银行板块也在10月出现回升拐点,表现超出大盘走势。

  11月中旬,银行股再度开启一波上扬走势,巨量资金也借道工具涌入银行板块。不少卖方机构更是频频对银行股走势表示积极看多,主要是基于估值修复和经济基本面改善两大核心逻辑。

  中金发布指出,上市银行信用成本高点、净不良生成率高点、业绩底部在二、三季度确认,自此,银行利润增速有望陆续显著提升,呈现为V型反转,未来A股和H股银行都有60%以上的上涨空间。

  但也有部分经理认为,银行股从长期的投资逻辑来看,吸引力相对有限,目前基金经理对银行股投资机会的关注,更多是出于短期阶段性机会的捕捉。

  2

  谁说银行不缺钱

  一边是加大投放、不良暴露、监管要求提高带来的资本消耗,一边是净利润负增长导致内源性资本补充受限。疫情之下,商业银行的“补血”迫切性凸显。

  年初以来,国务院金融委等有关部门也多次就银行资本补充问题密集发声,为银行业(尤其是中小银行)拓宽资本补充渠道提供政策支持。

  其中,永续债、二级资本债成为商业银行外源资本补充最重要、发展最快的渠道。截至目前,今年银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已分别突破6300亿元和6100亿元。

  此外,定增、优先股、等常规资本补充工具轮番上阵,上市银行也时隔7年“重出江湖”。国常会则首次提出,允许地方政府专项债合理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金。

  据了解,目前财政部已下达用于支持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的新增专项债券额度2000亿元,分地区额度已全部下达,惠及18个省市,支持其化解地方中小银行风险。

  进入12月份,专项债注资中小银行的方案已陆续在广东、浙江、山西、广西等地进入实操阶段。总体看,通过当地金控间接入股的方式来补充银行资本金成为常规选择,广西发行的中小银行专项债则由地方财政通过可协议存款补充用款银行资本金。

  有业内人士表示,除了拓展新型资本补充工具之外,中小银行也应该加强自身资本规划和业务转型,提升自身资本实力。

  3

  抱团取暖很流行

  2020年是中小银行深化改革的重要一年。这一年,银保监会正式宣布原则上同意包商银行进入破产程序,标志着包商银行的风险处置即将收官。

  包商银行风险处置案例,对银行业的监管、金融体系的稳定和建立规范有效的中小银行公司治理机制都有重要启示意义。

  另一边,11月四川银行正式挂牌营业后,五家本地城商行合并筹建的山西银行也迎来实质性进展,体现出中小银行间合并之势将更加明显。

  考虑到我国农村金融改革明显滞后于城市金融改革,意味着相较于城商行体系而言,农村金融机构问题更大。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年初以来,银保监会批复筹建的中小银行超过50家,其中多家由多家农商行或农信社合并而来,发展较好的农商行获批入股“帮扶”落后农商行、或参与农信社改制的案例也数不胜数。

净利润首次整体“负”增长 被疫情加速的数字化进程 银行业的2020不平凡!http://www.yywgx.com/dongfangcaifu/3273.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dongfangcaifu/3273.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