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张艺谋出手 谍战片仍不及谍战剧

  即使是张艺谋出手 谍战片仍不及谍战剧

  ◎詹庆生

  “序曲”反客为主

  《悬崖之上》是《风声》之后最好的谍战电影,这一判断几乎已成共识。虽然这是张艺谋导演的第一部谍战片,但他的这次创作显得驾轻就熟,当中自然融会了其对历史的理解、对人性的观察,以及数十年积累的电影工业和美学经验。该片为商业类型电影法则、革命历史讲述、主流文化的价值表达找到了一种相当成熟的结合方式。如果说此前的《一秒钟》或多或少还存在争议,该片则实现了主流文化、主流市场和主流受众在接受度上的最大公约数。

  在经历了《代号美洲豹》《三枪拍案惊奇》《长城》等失败之作后,张艺谋终于迎来了他最成功的商业类型电影。在谍战故事的讲述上,《悬崖之上》采用了反常规的讲法。空降林海雪原的四名特工要执行的是“乌特拉行动”,将揭发日本反人类实验真相的人证找到并护送出境。在常规叙事中这应是推动故事的欲望动机,也应是叙事的焦点。然而该片独辟蹊径,叛徒变节、任务泄密从开始就已揭晓,伪满特务已设下天罗地网,布好周密陷阱,影片的主体叙事由此变成了四名特工在潜伏特工的帮助下,一路摆脱追捕并竭力自保的故事,真正的“乌特拉行动”的执行及完成,只在尾声中一笔带过。这种从“拯救”转为“求生”的焦点转移,将“序曲”或“前奏”放大为主体乐段的反常规叙事方式,本身就是双刃剑,它既是一种打破观众期待视野的叙事创新,也可能因叙事重心的转移而令观众产生“这就结束了?”的突然之感,甚至招致“虎头蛇尾”的批评。

  在这个反客为主的行动“序曲”或“前奏”部分,影片使用了高强度、高密度的叙事节奏,林海雪原、火车遇险、受困被捕、审讯逃亡、别墅斗法、雪夜决战、洗清嫌疑……各个章节环环相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紧张感和悬念感。即使是一些过渡性段落,如影院、医院和餐厅,也都充满了极具张力的细节。片中虽无大的戏剧性反转,却也埋了不少扣子来制造局部的转折,比如王郁在火车上到底有无被假信息蒙蔽、特务是否掌握了影院海报传递的信息等,编剧通过叙事技巧精准操控着观众观影的情绪变化。

  “电影感”的作品

  这的确是一部极具“电影感”的作品。漫天飞雪几乎贯穿全片,传达出凛冽、残酷、肃杀之气,渲染了悬崖边行走的凶险,任务完成后雪过天晴既是情绪紧绷之后的释放,也是“黎明”即将到来的象征。

  林海、铁道与城市上空的俯拍镜头,将人物压缩成了雪白大地上渺小的黑色蝼蚁,意寓严酷环境中生命的脆弱。火车厕所与铁道间隙的激烈搏斗,中央大街及巷道的追逃,雪夜大街上的汽车追逐,黑衣黑帽的特务们蜂拥而出、无穷无尽,如同饥饿的嗜血动物扑向逃亡的猎物,这些动作场面配合凌厉的剪辑,创造了强烈的动作性,而火车上众目相对时暗流涌动,对话中语带机锋,则为片中的静场赋予了饱满的戏剧张力。

  影片的情感表达浓烈而克制,这是其在鲜明的影像风格、张扬的动作性之外的另一特点,也是它超越一般商业类型片的出色之处。从四个人物落地开始,影片就揭晓了他们作为夫妻和恋人的身份,特殊的人物关系建构了其后行动和情感的内在依据。张宪臣夫妇落地分组不仅为行动安全,也是为找孩子增加保险,楚良目睹恋人被带走沉不住气向特务露了底,张宪臣在马迭尔宾馆前驻足寻子直接导致被捕,王郁听闻丈夫被捕后在厕所无声痛哭,“活着的,去找孩子”“我都没有跟他好好告别”“你应该当他已经死了”,这些场面与台词因此才有了触动人心的力量。张宪臣决意自我牺牲前的托付,周乙极度隐忍克制的情感表达,都是片中令人动容的瞬间。私人情感的渗入,爱人、恋人与战友之间浓烈却又克制的情感表达,为这个高叙事强度的故事增添了情感浓度,创造了影片强大的共情力量,也使“迎接黎明”的主题获得了支撑和升华。

  超越《风声》?值得商榷

  “《风声》之后,还有传奇”,但本片是否完成了对《风声》的超越,还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两部影片确有诸多相似之处:都是抗战背景下的谍战故事,都是敌人要抓出我方潜伏的“内鬼”,都有英雄前赴后继、英勇无畏的承担与牺牲,都有英雄遭受酷刑的震撼性受难镜头,都试图彰显为信仰而献身的殉道者的崇高精神力量,都是基于相同思想价值体系的国族叙事和英雄叙事。

即使是张艺谋出手 谍战片仍不及谍战剧http://www.yywgx.com/dianying/4697.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dianying/4697.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