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素汐:求变,对我来说损失更大

  任素汐:求变,对我来说损失更大丨人物

  “为什么你演的角色都这么丧?”

  听到这个问题,任素汐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我确实,也丧了挺多部(电影)的了。但《寻汉计》还好,它有很多喜剧元素,也不是为了体现个人的丧,生活真的就是这样的,故事能戳到一些人,也会温暖一些人。”

  这个5月,任素汐有两部电影上映,一部是《寻汉计》,一部是《有一点动心》。最近这一年她的工作密度增大,工作总是接得很紧,这迫使她去思考一些心态与表演上的问题,即使观众对她的银幕形象总是停留在“大龄女青年”上,但她认定能把一类角色做到极致也是开心。

  用她自己的话说,挺“顺其自然”的,这两年更是沉得下来:“现在的我,如果没有好作品找过来,真就没有什么产量了(笑)。但如果遇到我想拍的,就会比较密集。以前什么角色都想自己体验,对自己的消耗也确实有点儿‘掏’不动了,但有些角色一来,你也管不了那么多,因为你太爱‘她’了,这大概就是我工作上的私心和野心吧。(笑)”

  每完成一个角色,都会留下一些烙印

  任素汐或者比任何人都清楚,电影《寻汉计》在这个五一档里的处境。她说,在十余部电影里这部小片几乎处于“看不见”的状态,排片寥寥,也难有噱头加持,但这些对她来说似乎并不重要。

  她看待自己的作品相当客观,因为知道什么好,什么不好,“看完《寻汉计》的定剪我似乎有点儿恍惚,就像早期的苏联电影,它的写实度到了那儿。平时我们打开电视看现实主义的作品,一出门你会发现不是那样的,不是每个人都活在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里。但这部电影有能力让你一出门就看到电影里的东西,唐大年导演把审美和判断力抓得死死的。”

  任素汐之所以接演《寻汉计》里的女主角王招,是因为她是《半个喜剧》中莫默的反义词——这是个极其传统且没有主见的大龄女青年,她内心懦弱,万事好商量,对生活充满了“丧丧的”逆来顺受,很怂,也很懦弱。在被前夫抛弃后,发现自己怀孕,如果不生又怕很难再怀孕,所以给孩子上个户口成了她的执念,从而开始了一段她和姥爷的“寻汉”之旅。“王招太独特了,她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干什么都卡不对点,被抛弃、被开除,似乎在哪儿都是多余的。剧本的文学基础非常强大,强大到我不用去做过多的案头工作,不用专门去排练厅撕扯自己,愿意用篇幅和电影来阐述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物太难得了,这样一个真实且不起眼的人,也给了我极大的创作冲动。”

  演完王招,任素汐有了不少改变,她发现自己脸上也会莫名地留下笑容,“因为王招看到每个人都想笑,尽管她不是真的想笑,只是觉得对别人笑一下,别人会不会对她好一点儿。演完后,那种笑在我脸上待了挺长时间的。”角色对她的改变,任素汐不是没有过,就像演完《无名之辈》,本就多动的她因角色需要常常练习坐在一个地方“不动”,渐渐地她也不大爱动了。

  对她而言,与角色之间从来不是交叉关系,而是包含关系,演完一个角色就会在她身上留下一些烙印,她觉得可贵又值得。

  演员最值钱,就是拿出不一样的自己

  事实上,王招与任素汐压根儿就不像,正是因为这种不像,激发她挖掘出自己的另一面。

  “我性格里只有一点儿成分与王招相似,但这部分很小,需要慢慢地将其他性格剥离开来,再把我与她相近的地方放大,这种放大与寻找的过程让我很爽。”她兴奋地道出这次拍摄经历给她的成就感:“了解我的朋友,总觉得我在某一个阶段里再也不能爬坡了,一直在‘掏’原来的东西,因为我的生活经历、生命体验就那么多,表演自然会有困境,但他们看完这部电影很惊喜,我似乎就生活在电影里了,一切都是自然的、心里流露出的东西,我觉得挺宝贵的。”

  不过,去扮演一个和自己不像的人并不容易:“我为什么老是认为自己在瓶颈期,因为性格、元气都是有限的。为什么这次创作非常有成就感,是因为我挖出了一个之前不太用的东西,能把它制造出来特别开心。这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面对的,这一次我有勇气,可以面对我不喜欢的样子。”她想了想,诚恳地说:“比如我很不喜欢讨好型人格,但免不了我也有这一面,你就需要把这一面拿出来表演,当演员的,最值钱的不就是拿出这些东西吗?”

  都别太把自己当回事

任素汐:求变,对我来说损失更大http://www.yywgx.com/dianying/4657.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dianying/4657.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