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后重生的蔚来汽车 如何证明真值“千亿美元”?

2021年1月9日的晚上,在成都,著名音乐人汪峰带着三首歌前来助阵NIO Day,其中有两首歌——《勇敢的心》和《光明》,更适合描述现在的李斌。

李斌和他请来的客人,包括一群蔚来的投资人,就坐在面向汪峰的第一排,唱到兴起,他们也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高举双手摇晃起来。

这两首歌恰如好处描绘了当下的李斌以及他的心情。正如在一年前的NIO Day那样,蔚来车主组成了一个乐团,把《2019年最惨的人》改编成歌曲,现场送给了李斌。李斌一边听一边苦笑,真实的心情只有他自己懂。

“2020年是蔚来劫后重生的一年。”李斌在首款旗舰轿车ET 7的发布环节上以这句话为开场白。

股价跌到一块多,2019年下半年持续裁员,东拼西凑出来的EC 6。在2020年上半年,随着融资的逐步进行,蔚来初步走出了阴霾。

永远在融资的蔚来

2019年的12月,蔚来在深圳的NIO Day上发布了蔚来EC 6,此前一直有传言的轿车并没有出现。当时普遍言论认为,受困于资金链紧张,蔚来已经没有能力再做出一款轿车。

自成立以来,蔚来一直在亏损,尤其是2018年达到了亏损的顶峰——财报披露,全年亏损223.38亿元,而在2018年,蔚来仅仅实现了一款车也就是蔚来ES 8的交付,同步在进行蔚来ES 6的研发。

2018年蔚来上市募集的10亿美元只是杯水车薪。越来越大的亏损,把蔚来拖入恶性循环——钱不够了去融资,融资了再继续烧钱,然而钱又不够了。这也直接导致了蔚来在2019年把轿车项目延迟。

2019年10月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上,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表示,蔚来“不一定过得很阳光明媚,但肯定死不了。”这几乎成为蔚来管理层为2020打下的注脚。

只不过转机在2020年初就到来了。从2020年2月6日到3月5日的一个月内,蔚来先后发行三笔可转债,募集4.35亿美元。

4月29日,蔚来宣布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根据投资协议,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70亿元。两个月后,这笔战略投资完成注资。期间,蔚来还完成一次总额约为5亿美元的增发。

一直到2020年底,蔚来还在另外两次增发中募资17.3亿美元和26.5亿美元。蔚来财报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9.9亿元。而到了截止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蔚来账上现金增加185.66亿元至195.56亿元。

以此计算,在2020年底,原来很缺钱的蔚来,在账上可能躺着400亿元左右的现金。至少目前,资金短缺,已经不是蔚来眼前最为紧迫的问题。

缓解资金压力之后,一度股价一块多的蔚来,在2020年末收官之日,市值相比低谷翻了11倍,超越比亚迪成为中国市值最高的车企,而蔚来的交付量尚不足比亚迪的零头。

到底是Model Y还是BBA?

解决了近忧,蔚来的远虑在于,到底谁是蔚来的对手,以及谁会给蔚来带来最大的威胁?

这两个问题之间可能答案是同一个,蔚来的对手给蔚来造成最大的威胁;也可能有不同的答案,蔚来的对手有很多,但最大的威胁却来自另外一个。

2021年1月1日,特斯拉在中国推出中国制造Model Y四驱长续航版和高性能版,售价分别为33.99万元和36.99万元。

相比较之下,蔚来两款相似车型EC 6和ES 6的起售价分别为36.8万元和35.8万元。这也意味着特斯拉第一次有一款车的价格,直接定在了蔚来的产品价格区间内。

尽管包括李斌和秦力洪在内,在2021年不足半个月的时间里接受的所有采访都表示,蔚来的对手不是特斯拉,新能源汽车也不是一场零和博弈的游戏,新能源车企业反而应该抱团,把更多的燃油车主变成电动车主。

ET 7发布的第二天,李斌连轴转的参加了几场采访,当天的最后一场,问答结束之后,李斌用了大约3分钟来谈了自己的想法,“不要把我们和特斯拉比,我们是不一样的企业。在欧洲,在美国很多都觉得我们是很高大上的东西。中国企业应该有一些原创的东西。”

李斌认为,特斯拉是一个非常好的公司,很多地方都值得蔚来学习,对新能源汽车的普及推广功不可没,全世界给了特斯拉足够的认可。但是蔚来不是特斯拉,两者的基因和使命都不一样。

放在李斌身上,李斌做蔚来,也不是因为受到特斯拉的鼓舞才做的。“我想做蔚来的时候,特斯拉也没有值多少钱,也就十几亿美元。”

劫后重生的蔚来汽车 如何证明真值“千亿美元”?http://www.yywgx.com/123/4788.html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yywgx.com/123/4788.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今日新鲜事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我要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

全部评论
最热最早最新

热点文章